語言

新聞資訊

行業資訊

對可降解醫用金屬發展現狀的淺析

作者:亚游集团科技 日期:2018-10-13

     2013年,中國科學報報道了一篇題為“鎂合金醫用材料應用難題待解”的文章,深刻揭示出將鎂合金醫用材料真正應用到臨床上所麵臨的巨大挑戰:“這幾年我國醫用鎂合金領域中60%至70%的人都在做研究工作,真正能開發出亚游集团的並不多。”就讓亚游集团鎂業的小編給大家講講鎂合金在這方麵的優勢。

 
具有優秀性能的鎂合金成研究熱點
 
    說起鎂合金,很多人對其的印象是“一種航空航天、交通工具製造領域中常用的原材料”。事實上,鎂合金在醫學中也是十分搶手的,由於其具有良好的可吸收性和生物相容性,具有可控的腐蝕速率,能促進成骨,並可在骨愈合後自行降解消失等特點,被譽為“革命性的金屬生物材料”。
 
    與可降解支架相比,金屬支架的劣勢呼之欲出:金屬支架一旦植入,就要和患者的身體終身相伴;此外由於身體對外來金屬的排斥反應,很容易引發血栓,危害患者生命。進入21世紀,鎂因為越來越多的優勢正在被人們發現,人們對將其作為骨固定材料的欲望十分強烈。可降解金屬不僅成為生物醫用金屬材料領域最熱、最活躍的研究方向,也成為國際生物材料學術界普遍接受的一個新的學術分支。
 
各國如火如荼開展可降解金屬研究
 
    2008年,美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批複 “革命性醫用金屬材料”工程研究中心,投資1800萬美金用於可降解鎂合金材料及植入器件研究。
 
    2007年德國BIOTRONIK公司在柳葉刀雜誌報道了鎂合金裸支架的臨床研究成果,2013年1月又在柳葉刀雜誌報道了鎂合金冠脈藥物洗脫支架臨床研究成果。2013年2月Nature子刊給予高度評價,指出“可吸收支架的夢想變為現實”。上述事實使得亚游集团有理由看好可降解金屬的未來臨床應用。
 
    國外開展火熱,我國也不能落下,目前,我國的可降解金屬研究與國際同步且水平相當,特別是可降解鎂合金的設計與製備、表麵改性、降解行為、生物相容性等方麵已開展了大量的探索研究工作並已開始進入臨床應用研究階段;除此之外,我國還率先在國際上開展了可降解金屬的臨床試驗研究(目前僅有德國、中國和韓國)的國家;這些都反映了我國科學家在可降解金屬研究的學術水平和影響力,也體現出可降解金屬對於發展國家先進醫療事業的重要性。
 
盡管優勢獨特,但其關鍵技術難突破
 
    “鎂的腐蝕速度太快了,甚至快到亚游集团無法控製。”一位研究人員這樣無奈地說。盡管鎂合金有著種種誘人優勢,但是世界上總沒有十全十美的事物。鎂合金存在著腐蝕速度過快的問題,尤其是目前絕大部分商用鎂合金在含CI-介質中呈現嚴重的局部腐蝕,但其並不是臨床上需要的均勻腐蝕,隻有實現均勻降解腐蝕,才能更好的延長醫療器械的使用使用壽命,因此,如何通過可控的方式實現鎂合金在體內的降解,就成為業界亟待解決的關鍵問題。
 
方法總比困難多
 
    麵對鎂合金很難達到植入物在人體所需要的“服役期”,降解過快又會導致溶血、溶骨等問題,近日,來自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的李雲蒼副教授在參加第六屆先進製造技術與材料工程國際學術會議(AMTME2018)時,就分享了他關於生物相容性鎂基生物可降解植入材料的研究進展。“我認為解決這一挑戰的最有效方法之一是戰略性地設計具有增強的耐腐蝕性,生物相容性和機械性能的新鎂合金。” 李雲蒼副教授在會上如是說,其研究開發的新係列的鎂鋯(Zr) - 鍶(Sr) - 稀土元素(REE)合金,用於生物降解植入物應用,成功增強了鎂合金的腐蝕和生物學行為。以可控的方式達成鎂合金在體內的降解,一直是業界亟待解決的關鍵問題,如今這項研究對於鎂合金在醫療器械中的應用無疑具有突破性的進步!
 
    今後20~30年內,生物醫用金屬材料仍將是生物醫學工程產業的基礎和臨床應用的主體,而表麵改性會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為再生醫學提供可誘導組織或器官再生或重建則是其發展的趨勢。各種新材料、新技術在不斷改進材料性能的同時,也將拓寬生物醫用金屬材料的應用領域。
上一篇: 熱水器裏有個鎂棒,不注意一個月耗電1000度
下一篇: 鎂合金圓鋼處理
收縮